构建内生发展驱动的学科自我评估体系

学科建设是高校建设的核心,是创新人才培养、创新成果产出的保障和重要依托。学科水平决定着高校的整体实力和学术声誉,支撑着高校服务国家目标的能力。由于学科建设对高校声誉和发展水平的重要影响,学科排名和评估也逐渐成为社会评价高校、国家和高校分配资源的重要依据。

目前,在社会上影响较大的评估有: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教育部学位中心)组织的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启动的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以及国际上的由《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发布的THE世界大学排名、由Quacquarelli Symonds公司发布的QS排名,以及由《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发布的USNews排名等。如何在应对众多评估的同时,又不失自身发展的目标和特色,是目前高校必须面对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因此,构建内生发展驱动的学科自我评估机制,既是外部社会环境的驱使,又是高校自身发展的需要,已经成为高校推动学科建设的自省意识和自觉行动。

一、自我评估是学科建设和质量保障的重要内容

学科自我评估是政府评估和社会评估的基础,是各学位授予单位科学、合理规划学科建设的主要手段,是建立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发展机制的关键环节[1]。

1.在政策层面,国家对学校开展自我评估提出纲领性的意见和指导

2013年3月,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教研〔2013〕1号),明确强调了通过“定期开展自我评估,加强国际评估”等方式,“强化培养单位质量保证的主体作用”。2014年3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建设的意见》(学位〔2014〕3号),提出“构建以学位授予单位质量保证为基础,教育行政部门监管为引导,学术组织、行业部门和社会机构积极参与的内部质量保证和外部质量监督体系”,明确定位学位授予单位为内部质量保证体系的第一主体,要求学位授予单位要建立研究生教育质量自我评估制度和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制度。刘延东同志在2014年11月全国研究生教育质量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对树立科学的研究生教育质量观、建立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切实强化外部质量评价与监督等提出了纲领性意见。国家层面一系列政策文件和举措的出台,表明我国的研究生教育发展正式进入到“质量时代”。因此,构建学科自我评估体系并将其制度化和规范化,成为学科建设和质量保障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2.在实践层面,排名评估对学校构建自我评估体系起到促进作用

教育部学位中心组织的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对学校进一步认识学科评估对学科建设的促进作用有着重要意义。 2012年,在其组织的第三轮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中,北京大学的学科建设水平得到了全面检阅,在参评的46个学科中,排名第一的学科16个、排名前三的学科35个、排名前五的学科38个,均居全国高校之首,体现了学校学科综合实力强、发展相对均衡的总体特点。但是,北京大学此前工作的重心放在学科建设和学位授权点的增设工作上,对学科的主动评估重视不够。在第三轮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的组织过程中以及评估结果公布后,学校就学科整体水平评估的结果和未来的建设思路,进行了深入研讨,借此厘清学科发展现状,总结学科建设成果,查找学科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办法》(学位〔2014〕4号)后,北京大学以此为契机,瞄准国际先进水平,结合学校特色,启动了学科自我评估工作。旨在统筹现有的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社会排名评估和国际同行评议等,系统性地构建学科建设的评估体系和质量保障体系,并以此转化为学校内生发展的驱动力。

二、学科自我评估的内生驱动机制

学科作为一种学术组织形式,既遵循一般的组织发展规律,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和内在逻辑。组织管理理论中的“组织生命周期理论”以生物进化的类比方式,来解释组织的成长和改变现象[2]。这一视角对于认识和理解学科的成长发展过程和学科评估的机制演变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大学学科组织具有生命特征,在发展过程中也需要时刻与外界保持学术物质资料、信息以及人才等交流,并且在这种带有选择性的交换中实现自身的存续和发展[2]。

学科评估作为学科发展策略中的一项具体措施,贯穿于学科组织生成、成长、成熟至蜕变的整个周期,体现“人看我”、“我看我”、“我看人看我”等不同阶段的轨迹。在“人看我”阶段,学科评估多由外部组织或上级主管部门主导,高校和学科处在被动接受评估的位置;在“我看我”阶段,高校和学科开始以主动的姿态进行总结和反思,思考学科的发展和战略;在“我看人看我”阶段,学科评估进入成熟期,高校和学科以更为主动的方式看待评估结果并为我所用,进行自我诊断,学科评估真正成为学科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系统构建学科评估体系和机制,对于北京大学的学科建设和学校整体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北京大学综合改革方案”已经获批,在全面推进综合改革的过程中,开展学科自我评估是落实北大综合改革方案,深化学校内部管理体制改革,建立健全高校自我管理机制的重要举措,是科学治校,将学科发展与学校资源分配机制相结合,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重要依据。通过开展学科自我评估工作,在院系形成学科建设的主体意识,在学校形成统筹管理、主动规划的综合机制,为学校建设和发展提供持续的推动力。

三、自我评估的思路、指标设计和特点

1.学科自我评估的基本思路

开展学科自我评估工作,既是国家要求学校建立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北京大学学科自身发展的迫切需要。开展学科自我评估的基本思路有以下几点:

(1)统筹评估:建立学校学科自我评估的体系和规范,避免“运动式”突击应对的评估方式。学校通过开展学科自我评估,对影响较大的各种评估,如国家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教育部学位中心的一级学科排名评估、THE、QS、USNews等,进行主动应对和积极回应。

(2)自我诊断:院系在进行学科自我评估的过程中,不断收集和完善学科数据,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在数据的基础上规划学科的愿景、目标和发展战略,找出存在的问题和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促使院系和学科加强自我认知、自我反思、及科学管理与决策,形成学科建设和学科评估的主体意识。

(3)减轻压力:建立适合学校发展的学科自我评估体系至关重要。通过对学科数据的日常维护和更新,保证学科数据的完整性和准确性,避免在参与学科评估时,因数据的重复填报或漏报,影响学科的评估成绩,甚至国际排名的成绩,这将大大减轻院系和学科在应对各种评估时的工作压力。
GYXH  国研评审中心
您身边的教育咨询专家
新闻内容调查
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
您对我们提供的哪些新闻内容感兴趣
  • 最新的公司优惠活动
  • 国家相关税收优惠政策
  • 公司最近的经营状况
  • 公司经营的相关知识与法律法规